謎情 (二十) 文 / 小闊葉

    要在極短的時間內,想在敵人的統治之下迅速完成大規模的疏散隱蔽,根本是極為艱鉅、危險的任務,伊本將這工作交給薩利赫全權負責,表示對他的信任。但是他現在滿心只想復仇,只是在伊本的堅持之下目前也只能暫時忍耐。

 

    於是薩利赫帶領著協助他的幾個年輕人,他先疏散留守的幹部,然後開始銷毀大量機密文件,(切斷)所有可能被發現秘密的訊息,將一切可能洩漏情資的蛛絲馬跡全都徹底清除,他必須趕在政府軍行動之前完成任務。

 

    「等革命成功後,你第一件事情想做什麼?」薩利赫問正在焚燒資料的同伴,這年輕人在最初曾告訴過薩利赫自身悲慘的遭遇。

 

    「我想回家鄉種牧,讓鄉親不再有人餓死。」

 

    「恩……。」

 

    「那你呢?」年輕人反問,薩利赫停下手邊的工作,走到窗前望著蔚藍的天空,像是喃喃自語般回答:「我想老死在大漠之中。」話語輕到只有他自己才聽得見。

 

 

    「報告!二樓以上全部都清空了。」一陣聲響讓薩利赫回到現實,滿臉鬍渣的年輕人進來行禮報告,薩利赫看他的樣子應該有受過軍事訓練。

 

    「很好,你去跟弟兄說,我們分頭往新據點出發。」

 

    「遵命。」

 

    離去時突然聽見幾聲有如悶雷一般波動,緊接著感受到地面隱隱震動,當傳來空襲警報聲時,所有人立即找遮蔽物藏匿,薩利赫與那年輕人順勢躲進會議桌下。他從爆炸聲研判,炸彈應該落在城西方位,雖然目前不知是何方所為,不過最令他在意的是,政府軍應不至於轟炸首都,那會是誰?如果這是屬於革命軍所為,到底真實戰力有多少?居然能調動到轟炸機,這讓薩利赫不禁感到納悶,根據自己的觀察,即使伊本只是其中一股兵力,但也完全不容小覷。

 

    他俯身在會議桌下,由於太過於專心思索這問題以致於完全沒發現轟炸早已停止,直到年輕人從桌底爬出喚他,這時才回神,強作鎮定繼續指揮。

 

    薩利赫先讓大部分人分批離去,在最後撤退的一行人當中,薩利赫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,他快步向前,走到那男孩身邊,而男孩也發覺了他,連忙往旁邊另一個較年長的人閃躲過去。

 

    「你幹嘛躲著我?」

 

    「我…我沒有啊。」男孩嘴裡雖然這麼說,但卻不敢正視他,眼神四處遊移,更讓薩利赫心裡感到懷疑。

 

    「你跟著我一起走。」

 

    「不要!」

 

    男孩還忸怩不肯配合,薩利赫抓著他的衣領一把提上吉普車內。

 

    「你給我乖乖坐好。」看到男孩哭喪的臉,薩利赫沉聲喝道:「你不要急,我會讓你有機會報仇,但現在先忍耐。」

 

 

    那男孩正是當初由父親替代身亡的人肉炸彈客,薩利赫看著他憤恨的表情知道對方心裡的念頭,他彷彿從男孩身上看到了自己,不禁輕嘆一口氣。

 

    「你叫甚麼名字?」

 

    「我叫庫吉。」

 

    庫吉還是眼巴巴看著遠處的硝煙,聽著不時傳來的砲彈聲,斜眼偷瞄正在開車的薩利赫,「你要帶我去哪裡?」他問。

 

    薩利赫看他一眼又將注意力放在前方道路,他手扶著方向盤不發一語,久久才應了一聲,「你家裡還有誰?」

 

    「就我母親一個人。」庫吉對薩利赫岔開話題感到不解,直愣愣看著他的側臉,只見薩利赫眉頭深鎖,自己也就不敢再多說些什麼了。

 

    沒多久薩利赫把方向盤打向左邊,轉進一條往北的街道,快到十字路口時,驚見政府軍在這兒設置臨時路障,原來總統終於提前宣布戒嚴,荷槍士兵正在幾個重要路口盤查每一輛進出車輛,想起自己被通緝的身分,薩利赫趕緊回過身想倒車回頭,但後方已有幾輛車擋去退路,眼看卡在中間進退不得,薩利赫額頭上的汗水涔涔流下。

 

    「這該怎麼辦?」連庫吉也跟著緊張起來,薩利赫伸手緊握他的手。

 

    終於輪到薩利赫這輛吉普車,士兵對他招手,薩利赫沉思了一會兒,終於抬起眼,「不要怕。」他對庫吉說。

 

    說完後一腳將油門踩到底,吉普車發出刺耳的輪胎加速摩擦聲,男孩緊抓著安全帶才不至於被甩了出去,衝過關卡時士兵連忙往兩邊跳開,緊接著拿出步槍往車後不斷掃射。薩利赫出於本能打方向盤準備閃躲,射向薩利赫的子彈射進輪胎,車子瞬間失去方向。

 

    「跳車!」

 

    薩利赫抱緊庫吉撲倒在地,將男孩壓在身體下面連翻了幾圈,隨即一把抓起男孩,往鄰近公寓跑去,子彈在頭頂不斷掃過,男孩覺得自己像被老鷹擒住順著樓梯往樓上盤旋直上,整個胸腔幾乎被擠壓到快炸裂,在出了頂樓木門後,薩利赫帶著他翻過屋頂矮牆跳到另一棟樓屋頂上。

 

    「快點跟緊我。」

 

    薩利赫聽到後頭追兵的腳步聲,抓著庫吉的手握得更緊了,男孩被他連拖帶拉地跳過幾棟樓的屋頂後,最後從一棟灰白色公寓的樓梯往下竄。

 

    「從這邊跳下去。」

 

    薩利赫拉開三樓逃生梯的玻璃窗,催促庫吉攀爬往下跳,看著後巷的帆布頂罩,男孩緊閉上雙眼用力一躍,跌落在帆布上後再緩緩彈至地面。

 

    「不用擔心,他們應該已經追丟了。」薩利赫不知何時已來到庫吉的身旁,看到男孩彎著腰用力喘息,他不禁露出微笑。

 

    「看你一直想替父親報仇,那就要把身體鍛鍊好,而不是想偷偷跑去報仇。」

 

    「我並不是為了這件事躲著你啦。」少年拗著喃喃嘟囔。

 

    這話倒引起薩利赫的興趣,他饒富趣味的看這眼前這個少年,站起來的高度還不到自己的肩膀,但那執著的神情讓薩利赫看到了自己。

 

    「那到底你是為了什麼事情?」

 

    「我…我不能講。」男孩突然吞吐起來,這讓薩利赫更覺好奇,不過眼前並不是談這個話題的適當時機,也不再追問,於是就帶著他夾雜在混亂人群中往新據點前去。

 

    那新的據點其實就是之前曾被卡里姆少校包抄過的公寓,伊本認為最危險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這點薩利赫倒是同意,至少卡里姆暫時不會再派人過去。

 

    「你千萬不要小看政府軍的力量,連那間廢棄工廠的地點如此隱密都有辦法找得到。」想到了在工廠犧牲的妹妹,薩利赫腳下的步伐緩了下來,深蹙的眉頭讓男孩歪著頭看他,「你想到麗麗了?」男孩問。

 

   「你認識她?」薩利赫略感驚訝地望著男孩。

 

    「嗯。」男孩用力點著頭,又露出少了一顆門牙的笑臉,「她對我很好,常常帶食物過來讓我帶回去。」

 

    想起天使心腸的麗麗,薩利赫心臟一陣猛縮,眼看男孩與站在公寓旁看似在聊天的幾個年輕人說出暗號後,便直接帶他走上三樓。

 

    「這一整棟樓都是我們的基地喔。」

 

    男孩比薩利赫更熟悉這裡的環境,他回過頭對跟隨在後的薩利赫說道,而薩利赫只對伊本的能耐越來越另眼相看,在這戒備森嚴的國家裡竟然可以發展到如此的規模,尤其分設不少處基地,簡直是極為不可思議,不過這事問眼前這半大不小的孩子想必也問不出答案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..................未完待續...............

 

分享給朋友:

作家介紹

小闊葉

小闊葉,原本只是一個熱愛塗鴉的室內設計師,直到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參加人生第一次的徵文比賽,寫下了生平第一篇短篇文章,從此開始狂熱迷戀上這強烈表達自我的方式。

推薦專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