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 文 / 蔡小宇

在樂樂真的搭上飛機到蘭嶼之前,我都不敢肯定的說,她會回來。當時的我有點緊張,也有點焦慮。一切都是未定的未知數。我放棄去爭取,我把決定權讓出來。我不知道是「我害怕為自己的決定負責」或是「我就是一個比較孬的人」。即便我是一個母親,也是一個沒那麼強的母親!如果我硬搶回來了,樂樂不快樂怎麼辦?如果我硬搶,結果是更久的母女分離又怎麼辦?兩種都不是我樂於見到的後果。沒錯,我怕。但我在心裡知道,樂樂會好好的。不管在哪,我的心不曾與她分離

於是咬著牙還是踏上離島。曾經我說「只要牽著妳的手路就好走一點」「一個人走得比較快、兩個人走得比較遠」,可是就算沒有樂樂同行,我也不要改變我的方向。這一切是妳教會我的,也是男友給我的力量。我明白終有一天我得自己一個人走,可是我會牢記。

蘭嶼真的有那麼好嗎?朋友問我,我也問我。

很多人沒得選擇、很多人不知道要選擇。可是我有,而且我要。

我相當反對學齡前的學科教育,填鴨一大堆他們必然會遺忘的事。也許我們小時候也都是這樣過來的,並沒有什麼大的壞處。可是,如果世界在變遷、在進步,為什麼我們還總是拿二、三十年前的教育方式來對待現在的孩子

如果選擇自學,我對自己仍然沒有信心。但我最起碼能做的,是為她的童年,多留一點原始的風景。就算很辛苦、就算她不會牢牢記住,但我知道這是她長大後,有一天要面對人生關卡時,很重要的養分。

樂樂無論在哪都是要做家事的。我不會規定她要幫我,但是她自己的事要自己完成。我讓她知道,如果有時她願意幫忙我,那麼當她需要幫忙的時候我點頭的機率會比較大。我不會要求她東西一定要分我吃、玩具一定要分給其他人玩,但我讓她知道,喜歡的東西我們會和喜歡的人分享。我很疼她,也允許她撒嬌。我知道這並不妨礙她的發展,所以她耍賴得要我餵飯、抱她走路,我不累的話都會答應。我又能再讓她賴著幾年呢?

我知道,在很多人的眼中,她不太有禮貌也很自我。可是,我當然看得見她懂事溫柔善良貼心的那一面。而我總是在對她失去耐心之際,深切的自我反省:如果我祝福她成長為一個勇於表達、不畏權威、自由的人,如果我是如此得引以為傲「她像一個野孩子」,那麼,我怎麼能夠責怪她的不周全、不「聽話」、喜歡唱反調?!

當然後來小樂回來了。回到蘭嶼。我能明白多數人不能苟同我「自稱」是「回到」小島,可是如果我一年有超過半年的時間生活在蘭嶼,那這裡當然是我的家

剛到島上的小樂跟我一樣,對一切都既熟悉又陌生。她有時仍然會在我忙的時候喊著無聊,我盡量把工作排開,因為我知道我最重要而且唯一不能辭職的工作就是「樂樂的媽媽」。初到島上有一天,我們之間的氣氛又變得緊張,於是下午我帶樂樂去海岸邊(小島的優點就是到處都是海邊!)散步。我們就看著海,踩著不太細的沙子,往海裡丟石頭……然後我再一次的(我為什麼總是忘記呢!)發現孩子要的是多麼的簡單!她不需要大量的玩具、3C產品、才藝課或是活動,她要的,不過是一個午後的海邊、一個母親專心的陪伴

分享給朋友:

作家介紹

蔡小宇

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,育有一個5歲女兒。 在台北出生,台北長大,在台北結婚、生子、離婚。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,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。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,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。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。 自此,人生歸零,重新開始……

推薦專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