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教 文 / 蔡小宇

我一直在想,所謂的教育是什麼。

我身為一個母親,我的責任究竟是什麼?

每個媽媽(或爸爸)對孩子都有盼望。成為一個有用的人,成為一個成功的人,成為一個受歡迎的人……。而我自始至終都沒有更改過我的答案。我真心希望妳能成為一個快樂的人,做妳想做的事

我的父親是一個自詡為開明的爸爸。可是他的本質是傳統的、權威的,也可能是想改變卻不得其門而入。他會罵我、會打我。所以我從小是一個很害怕父親的小孩。他說不行的事我絕不會做、問過了得到否定答案我也絕不會問第二次,如果他瞪我一眼,我幾乎要忍不住哭出來。

所以我是一個很「乖」的孩子。不反抗、很聽話。我一輩子都不懂得爭取自己的權益,也不太有自己的想法。我經常覺得,反正,就算表達我的意見也不會有人在乎或是尊重。也因此,我也不是一個懂得尊重別人的人。

在我的印象裡,我的母親並沒有參與教育的過程。她是一個以夫為天的人,思想很傳統(行為卻很反骨)的女性。在她接觸了身心靈的學習之後,給我極大的空間去成長與嘗試,並無條件的支持與鼓勵我

我因此有了一直犯錯的勇氣。這裡很重要的是,我從小被教導的是不要犯錯(犯錯是很糟糕的、是讓爸爸丟臉的!),卻造就了我性格上的不願意認錯。而且在長大了之後,即使別人只是善意的提醒我,我卻覺得被指責。我成為一個無法自我肯定、沒有自信的人,非常需要別人的認同

有了犯錯的勇氣對我的意義在於,我不會故意去做讓人不喜歡的事,但當我知道無論我做錯了什麼,我的母親都會接納我、愛我,我會變的有自信(雖然進步得很緩慢),並且,因此更願意做一個更好的人

我以前也覺得小孩可以打罵,如果她很「過分」的話。但是後來我改變了想法。我知道孩子跟我一樣是一個人。如果我不會對別的人做的事,那麼我不應該對我的孩子做。教育的「手段」有很多,而我選擇如果我是孩子我會喜歡的方式。我是一個很逞強的人。我怎麼可以讓小孩變成一個過份的人呢?我怎麼會在事情演變到不可收拾之前都沒有阻止呢?我怎麼能夠承認,除了打,我對孩子束手無策呢?即使你覺得我有時很溺愛樂樂,太有耐心,甚至幫她找藉口。但是我不擔心她會變成一個無法無天的人。從來不。

唯有在這個時刻,我願意當她是一個孩子。一個不滿五歲的小孩。她不成熟、她任性、她霸道、她不講理(疑?有種在形容我自己的感覺)。我可以用別人無法理解的耐心與好脾氣(連我自己都不理解啊!)一再的重複去等她成熟,也不願意用打罵的方式去「催熟」。

有很多的事想教給她。做一個願意傾聽的人、體貼的人,做一個願意付出的人、慷慨的人,做一個願意分享自己想法卻懂得尊重別人的人。做一個溫暖的人。愛別人之前,永遠不要忘了愛自己。我不知道怎麼「教一個孩子,但我願意讓自己更進步,然後示範給妳看。

這些難道,不正也是我對自己的期許嗎。

分享給朋友:

作家介紹

蔡小宇

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,育有一個5歲女兒。 在台北出生,台北長大,在台北結婚、生子、離婚。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,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。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,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。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。 自此,人生歸零,重新開始……

推薦專區